烘干机

突然想到

如果小孩子是一张白纸的话

那么她看见什么就是什么 接收到是什么样的价值观就觉得什么是对的

打个比方 从芭比娃娃以及各种dolls说起

为什么所有娃娃(至少我见到的大多数)都是model size

这个世界上为什么没有人做那种胖嘟嘟的很可爱的娃娃

为什么没有一种胖嘟嘟的很可爱的娃娃像芭比娃娃一样有名

我们在小的时候玩的这些娃娃都会和别人比谁有更好看的裙子谁有更好看的发色 旨在要那个最美的 最好看的

反而是大了以后再看见以前的那些塑料 涂夸张的口红和眼影的玩具觉得幼稚 觉得那些不走寻常路的设计更符合自己成天又丧又肥的堕落感 能从那些小时候被认为是丑 现在却感到亲切以及憨态可掬的形象里找到共鸣和安慰

当你不再是小孩子的时候,你就开始被工作被学习被各种压得喘不过气来,以至于最后一句抱怨都懒得有也不必有


小的时候选最好看的芭比,就会不经意把她的长腿白皮肤双眼皮当成一个美的评判标准,长大以后在价值观里把这些都添加到“美”的标准里来要求自己 节食 减肥茶 自卑 

我们发现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像芭比一样的人存在 模特 明星 或者是班上某个最招人喜欢的女孩子

而我们做不到 


我们像一场尽兴玩乐过后脱下来的脏衣服,被扔进这个滚筒洗衣机里 外面的世界通过高速旋转的柜门变得模糊 面目全非 就像小的时候我们都玩过的用牙签穿过一片正方形纸片的陀螺一样,方的变成圆的;五彩斑斓变成一种调色盘上所有颜色被混杂着冲进下水道时的泥泞。我们在高速旋转里被烘干了一些潮湿柔软的东西,习惯了眩晕和呕吐,变成理想化的干燥 

在高速旋转中我们妥协 我们降低了对自己的标准 我们不会再像小时候那样, 旨在拿到最好的最美的

我们也已经见过了最好的最美的,看到了漫漫长路,意识到了差距,低头苦笑过了


那既然是这样,如果一个小孩子从小拿到的玩具就是一个胖乎乎的娃娃 她不会先入为主地说胖是丑,她只是会觉得 这个娃娃带给她快乐,很好玩。她晚上还是会带着这个可爱的娃娃上床睡觉

如果我们没有“上”比“下”听上去要“好”, “白”比“黑”听起来更“正义”,“瘦”比“胖”要“美”的“偏见”


那我们在玩过家家选娃娃的时候,就只会选那个自己真心喜欢的 可以带给自己快乐的娃娃吧

而这个真心喜欢 可能只是因为她裙子上的紫色刚好也是你穿起来最好看的颜色,可能是因为有大人夸过你的眼睛很好看,你觉得这个娃娃的有和你一样好看的一双大眼睛

如果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 那么那些对于所谓“美”的追求而压榨自己的弯子,就不必再多绕了吧

我们会觉得美 ,就是能让我们开心的吧 aesthetic这个庞大的定义分在我们身上的时候,就是这样简单的甜吧

ins上关注了一个叫lizzy dances的小姐姐 17岁 是一个颠覆大多数人印象中舞者体型的舞者 每次看她的视频都觉得很感动 看她认证那里写的舞蹈演员都会觉得很courageous

还有ins上由男朋友陪着度过厌食症现在特别爱发糖的小姐姐和经过四年厌食症现在康复很多并且转变为健身博主抱着个南瓜做ab的小姐姐

她们都特别美丽 看到她们的post我都会发自内心的觉得Girl Power

我们已经背负着很多痛苦了 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很好看的风景和很好的人 我们要去看一看


并不是说要不分好坏 或者不去努力 奇葩说里有一季争bb king, 是黄执中还是胡渐彪给如晶说过一句

我们不争上下 争左右

左右在一条水平线上,没有什么纬度的区别,就像我们的左右手惯手 没有谁会因为左撇子而被责备



作为滚筒烘干机里拿出来的衣服,其实只有我们自己和那些触摸我们的人知道,从烘干机里拿出来的衣服并不会完全干燥,在领口,下摆和口袋内层,总还会保有那么一点潮湿 摸起来涩涩的 有点难受


有点令人悲伤的是 我们都是衣服 少有人真正去触摸这块布料的每一个角落去感受那份青苔上身一般的潮湿


但凡事又是相互的

我们都是锡纸内的药片 也都是抠破锡纸把药片握在掌心的病患

我们都是衣服 也都是等着衣服烘干,把手放进口袋取暖的赶路人


 
评论
热度(3)

© 秋山湫·真脑子😂 | Powered by LOFTER